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郭树清:金融监管会越来越严!今天一行三会领导都说了啥
发布时间:2017-10-20    来源:    浏览次数:51175

综合自证券时报网、华尔街见闻、中新网

周四(19日)上午,十九大中央金融系统代表团召开讨论会,央行行长周小川、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等金融系统领导人纷纷发言。

周小川:扩大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不是当前关注重点
周小川表示,汇率浮动更加依靠市场供求关系来决定、人民币成为可自由使用货币是个长期进程,过去(这方面)已取得长足进步,但还没有走完,未来还会继续。

周小川表示,汇率浮动区间不是太重要的事,当前的人民币汇率浮动区间也很少限制到汇率反映市场供求关系的变化。扩大汇率浮动区间是个信号,表明汇改会向前迈一步,但当前不是关注的重点。对外开放还包括市场方面的开放,如沪港通、深港通、债券通等,此外还包括金融市场准入进一步对外开放。

周小川表示,中国家庭部门的杠杆率从全球比较看不算高,但最近几年增长快,这个问题已经引起大家注意,但不是说家庭部门现在要去杠杆,而是要在杠杆率增长的过程中注意质量,使得增量部分保持健康和平稳。

周小川说,如果总量阀门把握好,中国杠杆率不会上升过快。我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偏高,既有直接融资偏弱、债务融资比重过高的原因,也有企业备用资金效率(使用资金效率、投资资金效率)低的问题,所以说要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周小川介绍了其对于系统性金融风险的看法,以及中国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政策取向。

周小川介绍说,系统性金融风险一般有导致金融危机的可能,会在市场上引发剧烈连锁反应,“一家出问题,很快连锁反应,会对经济和就业造成重大冲击,这称为系统性金融风险”。

对于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防控,周小川表示,在这一问题上,全球有一个共同取向那就是要防止恶性通货膨胀带来的风险、要防止资产泡沫剧烈调整造成的风险。他表示,资产泡沫可能在股市,也可能在楼市,也可能在影子银行。

具体来看,各个国家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风险点都不一样。周小川指出,对于改革转轨国家特别是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国家来说,其系统性金融风险主要是金融机构大面积不健康。

对于中国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重点,周小川提到了“明斯基时刻”。

“明斯基时刻”是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所描述的资产价值崩溃时刻。其逻辑是:在经济好的时候,投资者倾向于承担更多风险,随着经济向好的时间不断推移,投资者承受的风险水平越大,直到超过收支不平衡点而崩溃。

周小川当天也指出,如果经济中的顺周期因素过多,会导致市场过于乐观并造成矛盾的积累,从而到一定时候出现“明斯基时刻”,“这种情况的剧烈调整,是我们重点防止的”。

郭树清:今后金融监管趋势会越来越严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表示,今后整个金融监管趋势会越来越严,监管部门会严格执行法规

“风险是可以化解的,矛盾也是可以解决的,但需要付出各方面的努力,希望能得到大家的理解。”郭树清说。

郭树清表示,今年银行业加强监管以防范风险,主要是针对银行理财业务、同业业务等方面,选择这些领域主要是因为其覆盖了比较突出的风险点,如影子银行、交叉金融、房地产泡沫、地方政府债务等。另外,这些领域涉及的资金(在金融体系)空转,加强监管对实体经济影响较小。

郭树清称,近年来银行业已经实现股权多元化,下一步要继续深化银行业改革,健全公司治理结构。郭树清说,现在的突出问题是一些银行股东发挥作用不到位,存在隐瞒股权、代持股权等问题,未来要特别重视董事会的建设和独立董事的选拔。

郭树清透露,今年前三季度银行业处置不良资产超9000亿元,仍会进一步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坚决遏制隐形债务增加,有效支持去产能和去杠杆。

他还表示,中国还会进一步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加。要坚决抵御跨市场金融风险,深入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进一步深化银行业改革开放,有序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

郭树清还称,过去五年外资银行在华发展总体稳健,但在中国银行业市场中的份额是下降的,这不利于促进银行业竞争和结构优化,所以要加大银行业对外开放,对外资银行在持股比例、设立机构等方面进行改革开放。

刘士余:尽早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表示,根据十九大报告,未来几年要打好防范重大风险的攻坚战,包括防范金融风险和地方债务风险。

他还称,同时还要补短板,其中包括补齐资本市场的短板。对资本市场来说,未来要打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攻坚战,同时不能制约补短板的进程,要对市场的优化结构做出贡献。下一步要持续推进改革,以更大的勇气推进开放,尽早建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

易纲:“双支柱框架”利于币值稳定和金融系统稳定
央行副行长易纲在发言时阐述了对十九大报告中提到的“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的理解。

易纲表示,“双支柱”指的是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金融危机前主流央行的政策框架以货币政策为核心,稳定物价是政策目标,对防止高通货膨胀起到了很好作用。但本轮国际金融危机说明,价格稳定并不代表金融稳定,危机前美国的物价稳定,金融资产价格大幅上涨,市场行为具有明显的顺周期性,跨市场风险传染性较强。

“因此,大家反思到,只有货币政策对于维持金融系统稳定还不够,金融系统风险的主要来源是金融顺周期性和跨市场风险传染,宏观审慎就是对金融顺周期性和跨市场风险传染对症下药。”易纲称。

易纲表示,建立双支柱调控框架可以起到两方面作用:一是保持币值稳定、二是维护金融系统的稳定。中国较早探索和实践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相结合的方式,一方面积极稳妥推动货币政策调控框架从数量型向价格型转变,创新货币政策工具,另一方面着力建立金融宏观审慎框架。

易纲称,宏观审慎框架主要包含三个方面内容:

一是在2011年正式引入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要求金融机构“有多大本钱做多大生意”,扩张速度要与经济发展、资本金相适应;2016年将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升级为宏观审慎评估体系(MPA),将更多金融活动和金融行为纳入管理,从7个方面约束金融机构,实施逆周期调节。

二是将跨境资本金流动纳入MPA。

三是继续加强房地产市场的宏观审慎管理,核心是形成因城施策、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

易纲在十九大开幕会结束后接受采访时还对汇率发表看法。他称,人民币汇率机制是基本上完善的,只要按照现在这个机制,有点波动是正常的,这个机制现在非常趋近于市场化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