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疯狂的区块链,这回居然打进了设计大拿圈
发布时间:2018-5-18    来源:    浏览次数:3205

      2015年,《经济学人》其中一期的封面文章:信任的机器——区块链的承诺。

  文中提到,因为比特币声名狼藉,形象阴暗,使得人们忽视了“区块链”的巨大潜力,这种奠定比特币发展的基础技术。

  区块链曾被寄予厚望,被认为是“回归互联网本来意义的唯一希望”,“调整生产关系,解放生产力的新一次革命”,“十年内崩盘经济的解药”。

区块链

  但是,也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区块链作为影响未来的一项技术,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也许是共识机制的设计,也许是产业落地的方向,也许是缺少支持标准化和正常的管理。

  5月10日,在中国美术学院南山校区,ADM亚洲设计管理论坛,携手中国美术学院金智造创新周DDW,共同举办了一场关于《区块链经济与设计智造》的大会。

  12位设计智造和区块链领域有研究案例的学者、专家、企业代表,分别从艺术设计、技术应用、监察管理、应用实践、产业引导、案例分享等方面进行探索分析。

区块链

  圆桌嘉宾包含,省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朱纪伟、锌财经创始人潘越飞、巴比特CEO王雷、千千世界创始人CEO何聪、杭州飞鱼工业设计创始人余飓、TTM智库/资本主席周恒熠。

  一同围绕区块链的产业落地,进行了深入的讨论和交流。

  01区块链与物联网,让供应链金融升级

  CISCO数据显示,2020年,平均每人身上会有6.58个以上的连网装置,而IBM的预测更让人激动,2020年互相连接的设备,将超过250亿台,而这个数字在2009年,仅仅为25亿。

  当分布式账本的区块链,遇上了物联网的分布式存储,物联网设备就具备信息存储、交换能力,并能进一步挖掘这些信息的价值。

  这就好像瞌睡的人碰上了枕头,而物联网又正好是工业4.0的基础。

  “最早知道工业4.0,是德国对付美国的互联网全球霸主地位,而开发的一种计算机技术应用,其中包括芯片技术等一系列被统称为智能制造。”周恒熠说,他最早在德国交流时听到这个概念,而项目背后的投资方则是德意志银行。

区块链

  协同并且让更多的工厂、流水线,甚至金融机构,参与进来,这是工业4.0的部分初衷,同时,这也恰好是区块链能够实现的。

  比如,潘越飞在举例中提到的光伏电站,通过区块链及物联网技术,让光伏电站的发电实现了资产证券化,让电这样的无形资产,能够进入流通环节。

  更直接的例子是,传统工厂通过物联网和区块链的结合,能够实现生产、运输数据的真实不可篡改,这就能够帮助传统企业向银行贷款。

  要知道,银行几乎不敢把钱贷给中小企业,一来他们缺少固定资产(厂房属于租赁,设备大多是特种设备,不具备流通性),二来中小企业的贷款额度小,同样的时间,不如给核心企业做一笔大单。

区块链

  选择A是500万而且有很高风险,选择B是5000万,甚至5亿,而且风险低,还有国企或者政府兜底。

  这个选择题谁都会做,只不过大部分银行从业者,很难接触到B类企业。“前几年,银行的钱流向了奔驰、大众、凯迪拉克,银行知道这家企业没有问题。”而且虽然只是核心企业的三四级供应商,但是银行愿意把钱贷款给他们,王磊补充。

  据了解,银行80%的贷款是流向了核心企业的一级供应商,三四级供应商仅仅分享了很小一部分比例,而那些没有成为核心企业供应商的公司,就活的比较艰难。

区块链

  区块链有望打破“二八定理”,让小微企业也能享受金融服务。

  “让95%的数据变成逻辑数据,1%的变成真正的金子,挖掘出更多财富。”潘越飞说,区块链让数据互联网,变成区块链的价值互联网。

  但是这个过程仍然处在探索阶段。

  “依照工业4.0,打通产业链已经很难,按照区块链实现开放更难。”余飓说,在米兰家具展,他看到了华为的展台、阿里的展台,大家都关注这个领域,但现阶段立马叠加上区块链,然后跑起来,几乎没有可能。

  那么加上AI,会不会不同?

  02与AI共舞,打倒巨头

  “物联网是城市器官,将信息搜集起来,AI承担计算、思考的作用,慢慢变得智慧,区块链在解决前两者的基础之上实现信任。”何聪说,信任的理念让整个体系产生激励,三者之间的关系应该是这样的。

  他举例,善圆科技之前和国内知名回收企业,一同研究区块链的应用。在他们的生态中,回收机器通过AI识别,究竟是矿泉水瓶、易拉罐,还是电池,随后物联网感应并协同传递信息,同时通过区块链的智能合约及时给予奖励。

  比如是易拉罐,就奖励2毛钱,并且直接将钱存到钱包中。

  “巨头怎么共享数据,腾讯和阿里巴巴怎么可以共享?”王雷的观点是,去中心化和分布式记账的不可篡改性,让大家愿意把数据拿出来共享。

  而垄断是一个随处可见的现象。

区块链

  “BAT会被打倒,但是需要时间。”何聪表示,最近是马克思200年纪念日,自己花了很多时间在研究他的理论。

  何聪说,马克思的思想分两个阶段,前一半是暴力革命,聚集90%的穷人打倒10%的富人,而区块链就是用原来没有能力和信用的人打倒巨头,后期呈现了开放性的一面,他并没有对未来的社会做精确描述,而是加入了很多不同的思想,比如列宁的思想。

  “马克思非常趋向于分布式的理念。”何聪补充,社会可以迭代,但是人民需要工具,需要思维发展方式,需要一个组织。

  那么,未来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尤其是当所有的组织、技术都融入了AI、物联网和区块链。

  “未来,一辆汽车跟马路电线杆的视频摄像头都可以交流。”王雷解释,不要把无人汽车看成汽车,而是应该当作机器人,而实现这一切的前提,不仅需要AI,更需要区块链和物联网的结合。

  当然,安全则是另外一个问题。

区块链

  想象一下,如果单纯通过中心数据库存储无人车的数据,一旦数据库被黑,那么后果不堪设想。朱纪伟称,“分布式存储和传输节点加密,可以规避这个风险,包括智造制造机器人,通过节点的自治提升安全性。”

  但是,上链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吗?

  03上链真的能够保护所有的真实?

  在法国,假货是无法背上街的。

  假设一个有趣的场景,比如每件商品都装上RFID的感应器,带有每个企业和品牌做的唯一识别码。

  “在安检的时候,如果是假货就被没收。”朱纪伟补充,之前他所接触的国外区块链项目,就通过这样的手段对奢侈品进行保护,在整个产品链里面植入芯片。

  据他了解,互联网法院正在重新建立知识产权法院,上述这样的模式值得参考和借鉴。

  RFID的改造成本很高,之前中国移动也曾经高调进入这个战场,但之后悄无声息,而且,如果仅仅依靠RFID,那么当真品上的传感器,被换到仿品上,仿品就成了真品,这样的极端情况并不是没有发生的可能。

  所以能否实现,还有待观察,毕竟线下的原子世界涉及到太多复杂的因素。

  当然优势是,协同的效率会大大提升,以商标注册为例,传统申报流程往往超过1年。

区块链

  “猪八戒告诉我,整个过程需要1年,1年之后才可以确权。”王雷认为,这样的信息在区块链上能够实现秒回,而通过物联网最快也仅需要1个月时间,确权的效率大大提高。

  但即便有了链上的信息,版权保护和维权的路,也未必有想象般顺利。

  潘越飞举例,锌财经的文章,经常被山寨和洗稿。屡次发生这样的事件之后,他便向服务机构,比如律所、维权骑士之类的平台寻求帮助。

  “不仅需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还需要花费3-4万的费用。”潘越飞表示,这样的维权成本实在是太高了。

  并且确权也并非是万能的,尤其是在文化创意产业。

区块链

  “保护不是目的,目的是设计的创造者,能够将作品转化成商品,转化成财富。”王雷强调,这是人性,但是按照目前的办法和条件无法实现。

  巴比特开发的比源链,就是解决用户资产上链的问题,上链后,资产就像气体,可以无限切割,能让交易更加频繁。知识产权,设计师的创意可以在链上进行确权,流通和交易,劳动的付出会得到更好的回报。

  王雷补充,“当然,这需要法律的配套。”

  以之前的版权保护为例,即便数据上链后得到秒级别的回应,但是因为涉案金额小,无法立案,或者配套不好,后续的保护依然无法执行。

         区块链

  爱因斯坦说,想象力有时比知识更重要。

  如果十年前,你用1万美金买了比特币,到今天这笔资产,按照最近的行情,大约在9000万美金左右,也就是5亿人民币。

  现在还无法解决的问题,也许正是这个时代,所给予我们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