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人民币应该成为全球避险资金
发布时间:2018-6-1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浏览次数:3610

6月6日本周三,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即期汇价连续两日双双调升,其中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收涨59个基点,连续三日上涨,摆脱了上周人民币连续下跌的趋势。一时间市场意见摆脱上周灰色论调,又开始集中认为人民币有望继续延续稳定,甚至有意见提出人民币应该成为避险货币。


5月28日-6月8日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



6月6日-6月8日美元兑人民币即期汇率



近两年来,人民币币值变动一直是市场的关注点。相对来说,海外投机者看法摇摆比较快,从2014到2017年上半年看空到2017年下半年看多,再到现在相对中性。总结下来,主要有三个角度,金融体系崩溃论,货币超发论与海外分散投资论。崩溃论主要发自于对中国杠杆水平的担忧,超发论拿M2说事儿,而海外投资论基于中国居民金融资产的自发性全球配置叙述。


短期来看,因为巨大的外汇储备与并未全面开放的资本账户,人民币币值依然处于可控水平,但这显然不是大家最关心的。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的特聘教授高滨试图从三个角度分析下,中长期来看人民币的走势可能也并不似上面三种论点所预期的弱势,相对每个论点都可以找到反例。高滨教授将这三个角度归纳为人民币(RMB)的利率(Rates)货币(Money)与信仰(Belief)。对应上述三个论点,可以理解为利率对应配置,货币对应超发,信仰对应崩溃。


中国利率配置的优势


首先谈利率(Rate)。影响汇率的因素很多,但不管业界还是学界,利率一直被认为具有重要的影响。可比利率水平上,近两年中国比美国高很多。这里面不仅有美国QE遗留下来的因素,也有中国为了去杠杆所执行的中性从紧货币政策的影响。


银行层面,中国三个月SHIBOR为4.35%而美国三个月LIBOR比中国要足足低两个百分点,只有2.31%。市场另外一个担心是美联储持续加息的影响。按现在的dot plot,联储利率会在3.375%见顶然后会下降,加上常态的libor-ois价差25bp,三个月LIBOR利率的顶点也不过3.625%,依然远远低于中国的SHIBOR或者AAA级NCD的利率水平。零售端,美国货币基金利率在1.8%左右,而中国的货币基金利率持续维持在4%附近。另外一个可比利率是美国10年联邦机构债的3.2%与国开债的4.45%(因税收差异国债不直接可比),利率相差1.25个百分点,中国债券依然具有明显优势。


人民币的利率优势不仅反映在名义利率差,同时也反映在实际利率差上。截至4月,美国CPI与核心CPI分别为2.5%与2.1%,而中国的对应数字仅为1.8%与2.0%。因此,人民币的实际利率优势比名义利率还要高上0.1到0.7个百分点。


利率吸引力之外,中国债券与其他国家的债券相关性也非常低,利率变化13周滚动相关性过去5年的时间里基本在-0.5到0.5之间震荡。而其他国家的债券相关性如此之高,有些机构去年甚至放弃了分散投资而专注于少数几个发达市场。金融学原理告诉我们,金融唯一的免费午餐就是风险分散。因为中国债券股票与其他国家相关性低,随着中国资产规模的壮大(中国债券市场已经超过10万亿美元规模),随着中国资产逐步进入各种指数,外资对中国的资产配置会有相当大的增长。


放眼望去,外资在开放的债券市场,如美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印尼,占比都在25%以上,最高甚至到70%。即使是日本欧元区这种零利率负利率的国家,外资占比也接近总市场的10%到20%,抛去日欧央行所持,外资占比更高。所以,中期的视角来观测,外资流入中国光是债券市场至少是万亿美元规模之上。此类配置型流入会对冲中国的配置型流出,对人民币形成支撑。


高M2并未导致通胀


第二个角度,货币(Money)。市场上流行的观点是,中国的M2如此巨大,按现汇价格,中国可以买下全世界,所以人民币必须贬值才行。这种说法虽然貌似有理,但更多是情绪化宣泄。同样的论述曾经应用到日本,但日本经济停止增长近30年,日元虽然大幅波动,但并没有趋势性贬值。


从中国台湾的角度来看,特别关注M2也没有道理。事实上,很多热衷于炒作中国M2/GDP比例2以上的人并不了解中国台湾的M2/GDP比例在2010年左右达到了2,现在已经上升到2.4。中国台湾的M2存量规模接近世界第十大经济体的加拿大的GDP规模,介于俄罗斯与澳大利亚之间。同期美元对新台币基本在29到33之间波动,一个多月前还曾回到了29。


货币贬值与否,相当程度上决定于新创货币是否带来足够的产出。一个简单的货币超发度量可以定义为M2增速——名义GDP增速。中国货币超发通常在正的2%,但去年是负数,年底8.1%的M2增速对应11%的名义GDP。按此指标,去年中国的货币超发速度远远低于美国,于是人民币对美元升值也许并不完全出人预料。今年以来,美国的M2增速在下滑,名义GDP在回升,而中国的M2增速稳定,但名义GDP增速略有下滑,所以美元的回升从这个角度也能看出一些端倪。


在中国,货币发行带来的另一个担忧是很多人认为中国实际物价很高,出国对比觉得比发达国家都高。具体到某个特定产品上,这很有可能,比如说豪车,豪包,豪表。但这些观察都有明显的选择误差。这些偏差分为两类,一是税收效应,奢侈品中国的关税高。二是购买效应,出国旅游与媒体具有话语权的以高收入群体为主,而此类人群容易为高端品牌支付溢价。


两个观察点说明中国的整体物价虽然比以前上升了很多,但依然低于发达国家水平。第一个观察点是IMF、世行甚至CIA按PPP计算的中国GDP都远高于名义汇率计算的GDP;第二个观察点是最近UBS的一个报告,给77个全球大城市的物价与收入排名。物价方面,中国最贵的两个城市,北京与上海仅仅排在45到50之间,落在了后半段。


去杠杆对汇率仍然有信心


最后一点,信仰(Belief)。中国近些年最让人诟病的就是杠杆问题。这方面,经济体杠杆速度增长过快确实带来了更高的风险。政府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防范风险被列为三大攻坚战之首。但是,中国的杠杆水平是否一定必然会对汇率带来威胁,这点是值得商榷的。


日本,如此高的负债率,国际市场上有个风吹草动,大家第一想到的是买日元,看日元升值。


所以,这里的核心不是中国的绝对负债率高低,而是中国到底是个传统的新兴市场国家,还是一个跟美国一样“例外”的大国经济。按新兴市场国家经验,如此高负债率的国家最后都崩溃了。但按照发达国家经验,很多经济可以在高负债水平下稳定一个相当稳定的汇率。


这里澄清一个常见的错误概念,正如我们看股票除了看PE,更要看PEG一样,看一个国家,我们除了看其负债水平,更要看其增长水平。一个简单的问题:如果中国的负债率与发达国家处于同等水平,但其名义增长至少为发达国家的2倍,那么为什么不是发达国家先出危机而一定要是中国呢?汇率是比谁更好同时也是比谁更烂,比烂的话,很多发达国家更不乐观,其债务率远高于新兴市场,但增长率却低很多。


过去很多年国际投资者豪赌做空人民币失败的一个核心原因并不一定完全是因为中国政府的干预,而是其屡试不爽的模型出了问题。传统的新兴市场危机演化路径是资产价格下跌带来资本外逃带来本币贬值带来通胀上升带来加息带来资产价格进一步下跌的闭环。这个闭环应用在中国有两处链接被打断,一是资本外逃(法理上,中国的资本账户依然没有开放),二是汇率贬值并不必然地带来通胀,给了中央银行支持经济恢复信心的空间。


还有一个层面是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含金量。传统的经济发展演化路径是第一到第二到第三产业,前两个占比越低,经济就越发达。但金融危机之后,很多国家在反思这个问题,美国与各国最近的贸易争端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美国希望制造业回归的举措。如果把制造业作为一个经济韧性的度量指标,那中国自加入WTO后的演化是惊人的。中国制造业附加值全球占比从2001年的7%不到上升到了2015年的近30%,几乎等于美国日本与德国的总和。全产业链结构,也使得中国可以更有效地抵御冲击。


制造业是中国汇率稳定的基础


最近的贸易争端还可以提供另一个角度来分析人民币的估值。自2005年人民币升值以来,中国出口产品占全球贸易份额一直在上升。直到今天,中国出口所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产品没有竞争力,而是贸易壁垒。很多企业抱怨人民币升值导致利润缺失,但同时他们所面临的竞争对手经常不是邻国而是邻居。邻国与邻居有很大的不同,前者需要低汇率保持国家的竞争力,后者不用,只需要时间调整。


关注未来,全球对美国的“信”及对中国的“不信”也可能会发生变化。这个变化第一层面可能来自赤字。事实上,今年几乎所有的卖方经济学家都开始拿美国的双赤字说事,顺差逆差这个事实很难用来短期交易,很多分析师今天可能希望他们并没讲过美元弱的故事。但这个问题会一直存在:一个双赤字的货币其支撑或底气从哪里来?答案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答案也可以反过来:有则信无则不信。


反过来这个角度,中国是“有”的国家,一个制造业占比如此之高的国家生产出足够多的产品提供了让其他人持有其本币的“有”的基础。一个进口量最大的面对众多出口方的中国,也许不一定有原油定价权但有一定的买方货币选择权不足为奇。这里顺便提一下上海的人民币原油期货交易。短短的两个月,上海原油期货持仓量已接近纽约或者伦敦原油期货持仓量的2%,而其交易量已经达到了后两者的15%~20%。未来几年内,部分原油贸易的人民币化可能会让市场从“不信“到”信“,进而影响到美元与人民币的供需格局。


汇率水平一直是个多维度的难题,预测汇率跟预测很多金融产品的价格一样,通常结果是让人失望的。以上分析的目的不是预测,而是想提供一个分析角度,讨论下为什么人民币贬值并不像近几年很多分析所讲的与很多人预期的那么必然。其实,贬值甚至不值得期待,就像人们不该期待其所持物产贬值而是应该把办公楼或者住宅装修得更有吸引力。天下国家,本同一理(完)。

文 | 高滨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特聘教授

金维资本首席投资官兼合伙人

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