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反常亏损,掌门人离开,苏宁消费金融拿了一手好牌,但似乎陷入僵局
发布时间:2018-9-4    来源:新流财经    浏览次数:7225

立秋以来,各大消金机构在上半年的业绩浮出水面,行业平静的表面之下,实则已暗潮涌动。一家向来低调的产业系持牌机构也在最近有了新动作。


新流财经从多个信源获悉,苏宁消费金融总经理陈鸣已于7月离开苏宁消金,回到母行南京银行。

目前,苏宁消金总经理的新帅暂未到位,知情人士透露,最有可能接任的人选是前湖北消费金融常务副总裁刘荣。而另有消息称,南京银行可能将撤出苏宁消费金融,公司将引入新的股东方。


除这一人事变动之外,苏宁消费金融新鲜出炉的半年报也耐人寻味。


昨天,苏宁易购发布的2018年半年报中提到,苏宁消金今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71亿元,同比增长263%,净亏损2892.5万元。从去年底净利润2.17亿元的逆袭神话,回落到了亏损状态。 


对于一家手握大量好牌的持牌消金公司而言,如此业绩,多少有些让外界愕然。


来源:苏宁易购2018年半年报告


苏宁消费金融成立于2015年5月,注册资本经历一次增资后为6亿元,主要产品主要有小额消费贷款,教育、旅游、家装等线下场景消费贷款等。其大股东苏宁云商持股49%,而南京银行持股15%,是苏宁消金第三大股东之一。


在经历了2015年、2016年连续两年亏损后,苏宁消金2017年开始扭亏为盈,但盈利的局面仅维持了短短一年时间。


苏宁消金方面称,2018年上半年,苏宁消金拨备前利润为2.64亿元,拨备后净利润为-2892.5万元。


拨备后出现亏损的原因主要在于几个方面:资金成本上升;公司采取稳健策略、放缓发展节奏应对行业风险;公司坚持按照150%的拨备覆盖率进行拨备计提;加大了研发投入。


业内人士向新流财经分析,拨备后出现亏损,可能有主动调剂的成分,但更可能是总体业务增速放缓后,受到坏账体量增长的影响。


新流财经整理的媒体报道、财报等公开信息显示:


2017年6月底,苏宁消金累计放款超过200亿元,累计放款贷款笔数超过1500万笔;


2017年12月底,苏宁消金累计放款超过300亿元,累计放款贷款笔数超过2000万笔;


2018年3月底,苏宁消金累计放款近400亿元,累计放款贷款笔数超过2300万笔;


而2018年上半年, 苏宁消金累计发放消费贷款金额超过100亿元,发放贷款数量超过520万笔,笔均贷款金额2000元左右。


可以测算得出,从2017年6月底到2018年3月底,苏宁消金的业绩增速整体呈现加快的趋势。不过,今年二季度苏宁消金的业务规模增速较一季度出现了明显下降。


通过上述数据可以算出,今年一季度其放款量就达到100亿元左右,但在最新的半年报中这个数字并无较大改变,二季度的放款笔数也仅为220万笔。


一旦规模增速下降之后,坏账比例开始显著提升——这似乎是信贷行业的通病,值得蓬勃发展的消费金融行业深思。


另外,由于消费金融行业本身具有下沉生活场景的特性,持牌系消金公司本身的股东组成机构就倾向于丰富化。其中,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公司、产业系国企、民营实体企业、外企、互联网公司等各种类型均为常见。


多元化股东的好处良多,但股东之间融合可能产生的矛盾同样众多。股东间利益和文化的隔阂,或涉及资源投入管理,或涉及各方人员管理,或涉及业务主导话语权分配,因此也是造成消金公司股东机构调整的原因之一。


消费金融行业快速发展的2017年,多家持牌系消金公司均有增资动作。而回顾上一次苏宁消金传出股东增资的消息,还是在2016年。


若后期苏宁消金引入新股东来进行股权调整,也不算个例。马上消费金融就曾两次引入新股东,锦程消费金融、幸福消费金融也都先后发布消息拟引入新股东。


消金大跃进时代结束,现在已经进入实力比拼的阶段,行业环境愈加残酷。这时候进行适当的血液更新,也未必是坏事,或许还能为苏宁消金带来新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