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要么倒闭,要么被吞并,火爆一时的信用租赁为何面临尴尬处境?
发布时间:2018-10-11    来源:一本财经    浏览次数:1780
[ 导读 ] 资金压力大、运营重、流量变贵,这些都让信用租赁陷入步步艰难的境地。

        

在去年,曾经有一个领域,备受VC投资关注,总融资额高达183亿。

这个领域的从业者对未来也颇为期许,曾公开表示,要取代“消费分期”,成为消费时代的下一任霸主。

这个领域,就是信用租赁

而一年过去后,信用租赁行业却有三分之一的平台倒闭,从业者透露,倒闭的已有50余家。

信用租赁为何在爆火之后退潮?它们还能颠覆“消费分期”吗?

01 风口已逝?

信用租赁行业,最近正在经历从未有过的寒冬。

“50多家平台倒闭,占行业总数的三分之一。”某租赁平台CEO任笑表示。

2017年11月,玩聚租租宣布停运。

2018年初,多啦衣梦APP关停,有媒体称其现已转型为女装电商平台“递衣”。

汽车租赁平台TOGO途歌,近期开始逐渐退出北广深等多地市场……

除了倒闭之外,还有大量的平台正在转型或收缩。

之前从事玩具租赁的“玩多多”官网显示,其业务现在将向“玩具教育”转型,教育家长和孩子如何使用乐高、费雪等品牌玩具。

媒体报道,火极一时的“大白租车”,线下门店也准备收缩到60家左右。

倒闭、转型、收缩,行业陷入低迷,然而,一年前,行业却是极度火热。

2017年9月,女装月租平台“衣二三”宣布完成5000万美元C轮融资;10月,“机蜜”获得1.05亿元B轮融资;11月,奢侈品包包租赁平台“YOUMIAO有喵”完成1500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

巨额融资不断,芝麻信用副总经理李丛杉对媒体表示,截至2017年末,围绕信用租赁这一类行业的整体商业投资,已达到了183亿元。

而VC投资人对于这个领域,也寄予了厚望和期许。他们甚至认为,这是超越“消费分期”的一大风口。

从业者也对此颇为看好,公然发出要挑战“消费分期”的战书。

什么是“信用租赁”?

以前我们对租赁的概念,就是租房、租车。

而信用租赁和以前的租赁的区别是:可以凭借信用免押金,或者押金更低;可以在租了一段时间后,自由决定是否续租;也可支付租金外的尾款,将租赁物买下来。

这个模式对于追求时尚的年轻人来说,有极大的诱惑力。

“很多人使用手机的周期,就是一两年。在新款手机出现之后,他们就会换手机。”多位从业者称,这个模式,就是暗合了这种心理,更贴合年轻人的使用习惯。

他们不在乎“所有权”,只在乎使用权。只要曾经拥有,不需天长地久。

因此,这个新的玩法开始在各个领域蔓延:汽车、服装、3C,甚至奢侈品、玩具……

而另一方面,芝麻信用也开始大力推进“信用生活”板块。

支付宝大力引进信用租赁平台,并为它们免费导流。

“芝麻信用和信用分的出现,让租赁行业开始兴起。前者提供用户入口,后者提供前置风控。”摩玩CEO吕俊明认为,支付宝这个大流量杀器的免费导流,带来了行业的巨大红利期。

多方加持下,信用租赁迎来了发展黄金期。

但为何,短短一年,黄金期就骤然消失?

02 重重难关

从2016年初到2017年中,仅仅一年半时间,任笑的创业项目便以失败告终。

“成本太高,根本承受不了。”由于盈利困难,他在去年关掉了公司,另谋出路。

这个模式,极度之重,成本巨高。

以相机为例,一台佳能EOS R的市场价约为1.5万元。如果要满足高峰期需求,一家租赁平台至少需要5台同类型的相机。

而一家相机租赁平台要正常运行,至少要覆盖市面上的大多数高端品牌,机量至少需要2000台左右。

均价1万,初期投入就是2000万。

在租车平台上,这个问题变得更加明显。

以大白汽车为例。趣店2018年二季报显示,其经营成本从2017年同期的1.943亿元人民币增长至9.478亿元人民币,主要原因是大白汽车业务的成本上升。

有媒体计算过,运营一辆新能源汽车,前期至少需要30万元左右。除此之外,还有修车救援人工成本、互联网软件开发成本、汽车折旧成本等。

如此高昂的前期筹备成本,犹如一道关卡,横亘在创业者面前。

“购买机器不是最难的,最难的是缺少相关的专业人才。”任笑表示。

对于专业器材租赁行业来说,物品回收后的检修非常重要。镜头的刮碰、液晶屏的划损、电池的破损,都关系到相机的二次使用和回收。

而一个相机工程师的成本要多少?

猎聘网数据显示,数码相机工程师月薪约1.5万元。“我们在2016年就已经开出这个数,但依旧招不到人。”任笑说。

专业的器材维护检修人才,各方都在抢夺。小米相机工程师的年薪,最高已经开到了36万元。

面对这样巨额的资金量,“其实并不应该依赖VC投资,而应该寻找稳定的资金端。”华盖资本的合伙人王宝华认为。

但今年,资金端全面收紧,是不可回避的现实,就连备受追捧的汽车租赁平台,寻找资金的难度都大幅提高。

“很多公司都倒在了资金链断裂这点上。”多位业内人士称。

另外,“一些公司忽视了后端运营、残值处理的难度。”王宝华称,尽管这个模式可以盈利的小点很多,但运营极重。

除了巨额成本、极重运营外,行业的“天时”也在丧失。

几乎所有的从业者都认为,去年支付宝的免费流量,给了他们巨大的便利和机会。

从业者透露,从芝麻信用进入的客户,占比达到了客户总量的50%以上。

但因为参与的玩家越来越多,大家能分到的流量越来越少。

目前,在芝麻信用上提供租赁服务的品牌,已经达到了173家。

让人恐惧的是,很多产品商家本身,也开始提供租赁服务。

比如,苹果开始推出自己的租机服务,且在支付宝有链接入口。

面对“僧多粥少”的局面,支付宝的部分页面也做了一些调整。

比如,以前露出的都是平台名字,点进去,就是它们的子页面。

现在,变成了广告位展示,比如“苹果日租9.9元”,点进去就是某平台提供的这个产品。

“流量都受到了影响,支付宝导流减少了一半以上。”多位从业者表示,他们开始陷入可怕的“获客大战”。

开网店、做小程序,获客成本开始猛涨。

“今年年初,就算我们用了地推、广告等等获客手段,成本依旧是常规网店的四五倍。”任笑称,平均下来,获取一个客户,可能需要上千元。

尽管大家都觉得年轻人对这个模式应该有无限热情,但它还是太新了,用户教育是一个巨大的问题。

“在国内,其实消费者的租赁意识还没有完全觉醒,即便觉醒,目光也更多放在了手机租赁上。”任笑称。

其他的商品租赁,用户的接受度则呈跳水式下降,任笑所从事的家用电器租赁行业就是如此。

“在上海,用户的接受度仅有1%不到。在这部分人中,还有相当一部分是免押金才会考虑。”他表示。

有消费者表示,押金有时比物品原价更高,资金压力很大。

资金压力大、运营重、流量变贵,这些都让行业陷入步步艰难。

03 两极分化

“行业正在形成垄断。”多位行业投资人称,尽管这个模式还没完全成熟,但部分品类的市场,已开始出现寡头效应。

比如在女装领域,出现了“衣二三”;在手机领域,出现了“机蜜”“享换机”“爱租机”等。

资源也正在集中。

头部的一些信用租赁平台,正在聚合资源。

以爱租机为例,目前其合作方已经包括联通、电信、迪信通、芝麻信用,以及各个手机厂商的线下直营门店。

爱租机CEO胡光铁在近日对一本财经表示,公司已进入盈利状态。

衣二三也是如此,平台从今年开始,和品牌方合作,进行租赁收益分成。

现阶段平台买断产品以及品牌合作的比例,分别占SKU数的70% 和 30%。

王宝华认为,信用租赁也是一个寡头行业,在一个细分品类,只能容下几个头部玩家。

另一方面,巨头也在进场。

阿里目前已经先后投资了回收宝、衣二三、探物、内啥等多个与信用租赁相关的创业公司。

同时,阿里自家的二手平台闲鱼也在9月表示,向合作伙伴开放“信用回收”“闲鱼优品”“闲鱼租”“免费送”四大平台,建立闲鱼开放生态体系。

京东则在京东金融新增了“京东e享”,为用户提供多品类的租赁服务。

要么投资,要么下场自己干,巨头开始了全面布局。

对于小平台来说,出路并不多。

“虽然会形成寡头,但如果它在获客、后端运营上有些区域的优势,也能活下来。”一位资深VC投资人称,这样的平台,只能走“小而美”的深耕模式。

而任笑对这个模式,略为悲观。

他认为,这些平台只能依靠资本,或者强大的巨头“干爹”,才能活下去。

换言之,小平台只有一条出路,就是“卖身”。

他认为,和其他行业的生长逻辑相同,强者通吃是发展中的必然。

“活不下去的,要么倒闭,要么被吞并,没有其他路径。”任笑认为,信用租赁已不再是创业者可以轻松入场的行业。

 音符

尽管困难重重,但大家对这个模式依然寄予厚望。

“这个市场还有巨大的潜力,还有很多品类没有开发出来。”王宝华称。

任笑的平台虽倒闭了,但他依然认为:“最多3到5年,信用租赁市场会迎来一波爆发。”

他觉得,信用租赁现在还处在1.0阶段,具体哪种模式适合行业发展,还需要时间验证。

这个模式依然具有颠覆“消费分期”的力量,就如初生的婴儿,它在牙牙学语,却有无限潜力。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