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相互保横空出世,水滴站队腾讯,互助这场战役才刚刚开始?
发布时间:2018-10-30    来源:保观    浏览次数:1150
[ 导读 ] 阿里入局互助保险,在业内引起的反响已经超乎了小观的想像。而正规军的来临,让此前的网络互助平台陷入了尴尬境地,水滴拉上腾讯站队意味颇浓。对于水滴这类网络互助平台来说,市场份额将进一步被抢占。
              

相互保爆发巨大能量

这段时间,小观的朋友圈持续地在被“相互保”刷屏,一款产品能受到保险业内外如此大规模持续性的讨论,称得上是年度“网红产品”了。

称其为网红,是有数据支撑的。从百度指数来看,相互保的近7天的日均搜索保持在12000次左右,单看这个数据可能没什么感觉,那我们可以看看“保险”的搜索指数,没错,日均在3000左右,高下立见。

相互保百度搜索指数.jpeg

数据来源:百度指数

其次,是小观朋友圈内看到的各式各样写相互保的文章,什么“相互保是不是个好玩意儿”、“10问相互保”、“相互保垫付保险业”、“相互保,这场赌局很暗黑”……粗粗查了下搜狗微信,也就300多个号发了相关文章吧。

而最直观的数据在于,依托支付宝的流量黑洞,相互保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上线的第8天,相互保的用户数突破了1100万,这个增长速度超出了蚂蚁保险自己的预期。

且不论这款产品的是与非,可以预见的是,相互保的诞生已经超越了作为一款保险产品应该具备的意义,而体现在了对于大众保险意识的启发。

网络互助陷入尴尬

正规军来临,此前入局的网络互助平台却陷入了尴尬。

今天看到一篇报道蛮有意思,标题是《水滴保与微保合作 腾讯加紧布局保险》,大意是讲微保近期借助水滴保平台上线了“孝亲保”这款产品。

在支付宝入局互助保险的背景下,这样的文章颇有站队的意味。

水滴保,相信大家应该不陌生,和水滴互助是一家的。网络互助这股风,来的猛去的也快。2016年站上风口,互助平台一度达到上百家;2017年监管加强,众多互助平台应声而倒,而水滴是活下来并且做大的那一家(截至9月底用户超4500万)。

早在几个月前,水滴互助最大的“对头”还是轻松互助,两者为了网络互助领域的“一哥”名号还争的不可开交。而现在,想必都在为如何应对阿里的入局筹谋。

水滴倒是很果断,拉来腾讯大大,格局一下子就不一样了。腾讯先后参与了水滴的两轮投资,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场战争是阿里和腾讯的战争也不为过。

腾讯与阿里的保险战争

从打车软件到红包大战,再到视频网站,腾讯和阿里一路相爱相杀。有人说,腾讯和阿里的每一战争都是现实版的《无间道》,让人“回味无穷”。

但是在保险这个战场上,腾讯却总给人一种不甚在乎的感觉。从定损宝、车险分到保民公社、相互保,蚂蚁在保险业内稳步推进,浸润人心。

入局时间点上,2015年蚂蚁金服重金挖来国寿少帅尹铭,组建保险事业部。到现在,30人的事业部扩充为超200人的事业群。2017年,微信才用“保险”填满了九宫格里的最后一格。这点上,阿里有先发优势。

腾讯、阿里保险布局.png

在布局广度上,两家公司均通过直接或间接控股多家保险公司和保险中介,基本囊获了保险行业全牌照;但从深度上来看,阿里在持股公司中全部占据第一大股东或者控股股东地位,而腾讯则旗帜鲜明,除在微民保代占控股地位外,在其他公司则仅是参股股东身份。

这或许与3Q大战后,腾讯走开放路线有关,将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至于这种模式,能不能后来者居上,还有待时间来检验。

水滴的故事还能说圆吗?

说回水滴,来谈谈支付宝的入局究竟会对其产生怎样的影响。从2016 年成立以来,搭建了水滴互助、水滴筹、水滴保三个平台,形成商业闭环。

其中,水滴互助、水滴筹承担了前端获客的功能,本身并不担负变现职责。水滴互助本身筛选出来的是关注健康保障的群体,水滴筹用户在捐款过程中很容易触动风险意识,均是健康险变现的极好场景。

水滴互助和水滴爱心筹模式.png

这样看来,水滴的故事是可以讲下去的。但随着支付宝的入局,情况就变得复杂了。

首先,从上文的保险布局来看,阿里拥有保险全牌照,手上还握着信美相互,而水滴目前仅持有一张经纪牌照,在业务开展上的受限程度要大得多。

其次,依托支付宝的流量,相互保可以实现尽可能多的用户转化,也意味着水滴的市场份额进一步被抢占。因此,对于水滴来说,接下去的故事要想说好说圆,或许得另作打算了。

当然,如果腾讯出手把水滴收购了,那故事又要重新开始了。

中国的创业者似乎总面临着这样的尴尬——BAT入局了怎么办,而对于水滴来说,也没有摆脱巨头的阴影,先是接受了腾讯的投资,现在,又要下场与阿里正面对刚了。

但无论如何,对于中国的保险业来说,多一些玩家来做市场教育,总是好事。